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寂寞饑渴的姐姐

寂寞饑渴的姐姐

  8年前的一个夏末秋初时节,我和朋友带着满满的创业的梦想与一腔热血的
激情乘坐由屏东开往某北方 的列车, 是的,就这样我们离开了工作几年的屏东,
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开始了创业的道路

  下车的第一件事,我们便是开始了找房子和租办公室的事情,安顿好行李后,
就开始通过仲介以及小广告等开始到处看房子,但是结果没想像中的那幺顺利,
眼看着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我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住处以及办公场所,只能明天
在继续看继续找了,由于我们两个人家里离省会都还有一百来公裏的距离,当天
我就去了我姐姐家里住,他去了他大伯家里住,约定明天继续找。

  由于回来之前和姐姐打过招呼,準备回来创业可能要在她家住上几天,所以
当晚直接就过去了。姐姐是个看上去很保守稍微内向的典型东方女性,一米六三
的个子、匀称的身材,虽然谈不上前凸后翘,但也可以说是凹凸有致,可能是平
时保养的好,完全看不出来像是比我大12岁的样子。

  记得我小的时候追求姐姐的人就很多,虽然最后姐姐选择了有家庭背景的这
个姐夫,但是姐姐的婚姻并不幸福,两年前离婚了;现在的这个房子是姐夫给留
下的,姐夫算是净身出户吧什幺都没有要,都留给姐姐了。一个孩子由姐夫抚养,
偶尔週末能回来住两天。

                忙碌

  当晚到了姐姐家和姐姐寒暄了几句,姐姐提前也都把房间收拾好了,由于在
外面跑了一小天,有些疲劳我就沈沈的睡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各种忙碌和我的朋友,办公室租完后就开始注册公司等一
系列流程。前后忙活了大约一个来月才开始接了第一笔业务,然后开始招聘员工,
增加了不少的开支,为了节省。他还是在他大伯家住,我依然在我姐姐家由于每
天基本上都是早出晚归,也很少在姐姐家吃饭,所以和姐姐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
流,基本上我回来的时候,她都睡着了,我回到我住的房间基本躺下去就睡着了
那种的。

  后来由于客户着急要产品,做IT的程式猿应该都知道,所以就加班加点的
赶工期,再后来乾脆就直接住在办公室了,好在得到了上天的垂爱,很顺利的交
付给了客户,我们两个人就用这所谓的第一桶金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住了个地方
住了,为了节省上下班浪费在路上的时间。所以就这样我从姐姐家搬了出来。

                故事

  当开始做第二个Project的时候,由于有了第一个项目的基础与经验,就显的没
有那幺紧张了,但是还是整天依然不停的忙碌着。

  故事就发在深秋的一天,他的女朋友休假从外地来看他,当天晚上一起吃的
饭喝了点酒,不得不说这女人的酒量确实是好,我已经晕乎乎的了都,她还要继
续。

  我看事情不妙,赶紧结束了饭局,后来她们两个去唱歌我也没跟着,就直接
去了我姐家住当晚,毕竟人家是从外地来的,让两个人睡宾馆也不太好,我就去
了我姐家。事先并没有打电话通知我姐姐,因为上次给我的钥匙还在我手里,就
直接过去了,但是快到楼下还是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家里有地方住没。

  就这样我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匆匆的从一楼爬到五楼,由于啤酒喝太多了,进
屋直接就奔向了卫生间。卫生间的地面湿漉漉的很明显是刚洗完澡,浴室里还充
斥着沐浴露的香味,又好似女人的体香,闻起来是那幺的让人神往。就在我撒完
尿提裤子的瞬间看见了洗手池里有一条墨绿色的内裤,蕾丝透明的网式内裤,不
由自主的稍微低了低头看了一下,上面还有零星的几根阴毛。

  此时下面的弟弟刹那间就擡起了头;赶紧提上裤子走出了卫生间,看见此时
的姐姐正坐在自己的屋里擦脸吹头髮呢当时心跳瞬间加速,脸都火辣辣的热感觉。
没想到姐姐看似保守,居然还穿这幺时尚性感的内裤,一股邪恶的念头由此而生,
要是能脱掉姐姐的睡裤插进去会是什幺样的感觉呢,就在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胡
思乱想的时候。

  姐姐从卧室走出来:回来住怎幺不提前说一下,那屋还没收拾呢;

  说着便从柜子里拿出床单和被往次卧那屋走去给我铺床,在她进屋的一瞬间
我看了她一眼发现透过她的睡裤居然可以看到里面穿的内裤,就在她低头给我铺
床的时候从领口看到了她的38E乳房,很明显没有穿胸罩。

  两个大白兔晃晃悠悠的在颤抖,而此时我的身体里雄性激素分泌的越来越旺
盛了,甚至都有想扑上去饿狼捕食的冲动。

  姐姐:铺完了,盖这个厚被吧, 降温了....

说着从次卧走出来进了卫生间,放水声
随后是洗衣机的哄哄声我随便拨了几个频道心猿意马的也看不下去,就进屋坐在
电脑桌面前开始看看新闻什幺的,可是此时脑海里都是姐姐那对大奶子在晃悠,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姐姐端着洗好的葡萄进来了,一边按下墙上电灯的开关一边说:
怎幺不开灯呢,这个是今天早市买的葡萄,吃吧。

  说着就把装满葡萄的果盘放在了我面前的电脑桌上,转身往出走;在灯光下
的睡衣就显的更透明了,终于看清楚了里面的内裤黑色镂空式的,上脑的精虫战
胜了此时的理智;一个箭步上一手搂住了她的腰一手顺势从领口伸了进去抓住了
其中的一个奶子。

  很显然姐姐被我这瞬间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惊住了,摸了两把后终于缓过神来,
开始了与我的撕拉扯拽,边撕边喊边拉边骂;恨不得使出了她浑身的力气推开了
我,跑回了自己的卧室关上门开始了哭泣,我傻傻的楞在哪里不知所措,似乎有
些醒酒回过神来,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毕竟下面的东西还在跃跃欲试,脑子乱乱
的,心情糟糕透了关上灯趟在床上开始了思想斗争,怎幺办、怎幺办、我是此时
走呢还是过去道歉,但是我心里知道说什幺都没有用了,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当
时想到最坏的结果就是以后不往来了,估计也不会告诉家里,毕竟不是什幺光彩
的事情。撕吧的我当时也很累,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最后还是决定过去跟她唠
唠吧,要幺这样僵持下去对谁都不好。

  什幺样的结果都得去承受,此时卫生间里的洗衣机也停止了转动,安静的房
间里走路的脚步声都显的很刺耳,我来到了主卧的门口,轻轻的敲了几下门,但
是屋里没有传来应答声,我就咬了咬牙开门低头就进去了,来到姐姐的床边,开
始了道歉。说了很多一时冲动、请原谅等等话语,但是我知道似乎没用,姐姐把
头转了过去,不听我的话,还在低声的抽泣,我发现我越是道歉她就越抽泣的厉
害,

  突然我停止了说话,外面的不是很满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屋里,姐姐的身材
又一次隔着睡衣展现在了我的眼前,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坐在床边侧身
躺了下去,一手穿过颈下一手搭在她的小腹上,就这样侧着身体从后面搂住了她,
她又一次的开始了和我的撕拉扯拽,但是我死死的搂住了她,

  奈何她的力气没我的大,撕扯了一会她有些气喘嘘嘘,但是就在撕扯的过程
中我的阳具在姐姐的屁股上摩擦了不知道有多少次,就在静下来的那一刻,它开
始擡起了头,顺势我就搂住姐姐,腰开始使劲用龟头在她的屁股上摩擦,看她没
有特别大的反应,我便开始了把身体下移一下,这样阳具直接就能顶到了阴部,
在阴部顶了几十下耳边传来了姐姐稍微急促的喘息声。

  说时迟那时快我也没有给她任何再挣扎的机会,顺手就把睡裤和内裤一起退
到了下面,用我的脚踩了几下,就都给脱掉了,我自己一个手把裤子往下一拉,
也没来得及都脱掉,露出阳具,腰部一使劲直接顶了上去了此时姐姐的下面湿润
了,

  没错,确确实实是湿润了,很顺利的就插了进去。姐姐不再反抗也不再挣扎
了,只是低声是喘息,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和话语。大约五六分钟我的胳膊都麻木
了,我起身脱掉裤子把姐姐放平从正面男上女下的姿势,再次插了进去看着月光
下的姐姐紧闭着双眼微微张开小嘴喘息的样子,我不由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姐姐的喘息、呻吟声也随着我的速度开始也许了不同频率的发声;撕逼累了
也许是紧张感还在,就这样在她的一阵急促的低吟声中,我射了,热乎乎的精液
满满的射进了姐姐的小蜜穴中。

  姐姐的身体跟着抽动了几下,意犹未尽的样子,我知道姐姐没有得到满足,
我没有立刻把阳物拔出来,而是继续留在里面,望着姐姐紧要牙齿意犹未尽的表
情,我开始忍不住的付下身躯,吻住了她的嘴,舌头伸进了嘴里慢慢的姐姐开始
迎合了上来,舌头不停的交换着,就这样我们忘情的吻了好一会;

  突然我擡起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她被我火辣辣的眼神看的好不自在的扭
了扭,身体向下移动了几下,我也顺着这个姿势脱去了姐姐身上仅有的睡衣,饱
满的乳球瞬间吸引住了我的目光,就这样我拱起了腰含住了那饱满又有容忍性的
乳头,另一只手也在不停揉搓这另外那个半球。

  随着我吸允乳头的速度以及揉搓乳房的力度不断的增加,姐姐的呻吟声也开
始蔓延开来,一声声的急促呼吸让我感觉到了姐姐的身体正在逐渐发生着变化;
时而将腰向上擡起,时而放下,每当擡起腰的那一刻我都能感觉到她似乎迫不及
待的等着我的弟弟雄起再次进入的样子。


此时我已经知道了姐姐的敏感处应该是
乳房了,所以我更加自信的加快了吸允以及揉搓的速度与力度,随着每一次的揉
搓与舔吸她的呻吟也开始变成了「啊……啊………哦…啊…啊…………啊哦哦哦
………」

  我也被姐姐的呻吟声挑逗的欲望高涨,下面的弟弟也开始了雄纠纠气昂昂的
在时刻準备着即将到来的大战,试探性的将腰朝着姐姐的骚穴处顶了几下,姐姐
也很配合的拱了拱腰,就在龟头与阴唇接触的瞬间我也毫不迟疑的猛的往前一挺
一下就插了进去,姐姐「喔………哦哦…喔……」

  姐姐是个腼腆的女人,虽然没有什幺汙秽的言语,但是就这简简单单的几声
低吟已经让我血脉喷张了,双手支撑着,开始了我的打桩运动,但是抽插了一会
姐姐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我知道这样再做下去姐姐还是一样不会高潮,于是我便又开始低下头去吸允
姐姐的乳头,这次一边吸一边抽插着,明显感觉到这样她更舒服些,此时我感觉
我的身体被一团烈火给包围着燃烧着,越插越有劲,强烈的刺激不停的袭击着姐
姐的每一根神经,就在我狂风暴雨的準备最后的冲刺时刻,姐姐突然停了一秒钟,
把双腿靠拢过来,示意我擡起身,她顺势把双腿併拢了,紧紧的并在了一起,我
夸在她的双腿上阳具插了进去,开始了缓慢的抽插着,突然她双手按住了我的屁
股,使劲的往下按,

  我只能做着摩擦式的动作了,阳具在姐姐的骚穴里,我却不停的摩擦着她的
阴部,每一次的摩擦都能感觉到她深深的满足,也许就这是姐姐的高潮方式吧,
我也顾不得那幺多了,随着一次次的摩擦一次的进攻,姐姐的喘息声终于开始变
了频率「啊……啊……喔……唔……我……啊……啊啊哦哦……啊……嗯……啊
……喔……哦哦哦哦哦……快……喔……快快……哦………啊啊啊啊……………
…啊…」

  趴在姐姐的还有些颤抖的身体上,我也疲惫的像一滩泥一样,是的姐姐高了
真的高了,似乎一个寂寞饑渴的女人很久没有了性滋润的满足感,而我却在她高
潮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射了出来,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后面让姐姐高潮的过程。

                结束

  后来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和姐姐说话,因为那种尴尬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明知道这是错,但是却没有控制住原始的冲动。

  直到年后的一天得知姐姐去了日本,才感觉到这件事情也许就这样的结束了;
虽然现在偶尔还会和姐姐在某信上说话,但是再也不敢提起那晚的事情。也罢!
就让这件事随着岁月慢慢的变淡吧。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